你是隆冬的一方雪,我是长夏的一砚热。
 
 

    少年眉目清朗。

    她笼手伫立,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江枫与渔火寂寂。她的眼望着他,说不出话。只想为他裁一叶风,希冀他在三千里外的异乡辗转的时候,能够有故园予他片刻安稳。


对不起大家,我睡不着

等一个古言短篇安利,没有的话我过会儿再来问问

 
09 Aug 2017

[GL]你却想当我的女朋友

解禁啦>m<


白芷总是很畏寒的样子。此时她坐在陈幼学对面。

六点钟起床铃响前五分钟的食堂空空落落得冷清,白炽灯全亮了,呼啦啦涌进来一屋子的冷意。白芷把餐盘搁在桌上,坐下来就开始解围巾,一边问她这儿有人吗。

陈幼学是看见她进来的,点了一碗粥一个水煮蛋又要了份四块钱的煎饺。她装作没有看见她,谁知道她自己就来了。

她自顾自落座,大概是猜到了陈幼学也是一个人吃饭。

“怎么开始早起了?”她摘下眼镜,把它搁到一边。陈幼学说:“我一直起很早啊,不过不在这层吃饭。”

陈幼学惊异于摘下眼镜的、她的眼睛大而且黑,乌沉沉地像龙眼核;又有些太大了,在她没有血色的嘴唇和眼底浓重的眼圈的衬...

01 Aug 2017


山河旧梦,故人某某。


夭寿啦我好想写古耽!!!!!

江湖也好!!!朝堂也好!!!!!!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窒息了!!!!!!!!我要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!!!!!


“救救孩子!”


不管我多饿我应该都是不会写的


24 Jul 2017

一个Repo

我不管我也要转载呜呜呜QAQ

原来收到repo是这种感觉吗!!!!!大家!!!!我去产粮了!!!!!!!!!


↓这个人是天使!

止息:

下载链接走这里

为终于产出的百合本二期打个call!虽然没有能成功赶线交稿,但是暗戳戳在群里混了半年,见证了大家赶文修文的历程,见证了本子从一期的全文本变成了图文本。以及……又严格又温柔还不断延期的二喵,在紧张忙碌的升学考试前后,为本子的诞生各种操心。

从目录可以直接点进后面的文啦!想起上次似乎我排目录的时候并没有考虑,一本几百页的本子要找某篇确实是很不方便的。用pdf预览的我为这个贴心的设计激动得不行……

七厘的插画也超可爱,她...

23 Jul 2017

(。・∀・)ノ゙嗨 

拖后腿我本人了 

能认识搞姬组的大噶真开心!女孩子是世界瑰宝!

两横口苗:

《五年百合 三年搞姬》发布啦

 提取码:o1vu


“太喜欢你,踏清晨的上课铃去见你,看你握笔,消失在试卷里,任你被风吹起的发卷进我心里,在墨香中吻你,爱你。”


手癌发了!!宣图第一张的软墙和目录里的软墙应该是软砖……非常对不起TAT


主催:我

宣图:废话/ @七厘 

排版:@風車與海 

文手: @嫌犯T  @尤冼  @博...

22 Jul 2017

在这种天气,出门五分钟,折寿五十年。我舍不得寿数,那便罚你将你的整个后半生囫囵赔给我。

 
21 Jul 2017

妈哎,祁高这对真的太戳我了(。
反派+悲剧 唔
他们是真爱。只不过在棋盘上作为棋子存在。

战战兢兢,如履薄冰,把心机都算透,最后一点点干净的爱,就给了对方。

哎,胜天半子啊(。 

 
18 Jul 2017

才想起来,我是一个写手的啊(。

考试前在百忙之中(meiyou)摸了一点鱼!现在看起来贼傻。

都是片段,胡言乱语。


    钱荨的眼睛里头汪了一片快要满溢的水。她颤着嘴唇,马上要有什么东西血肉模糊地从她死死咬合的齿缝里滚落出来似的。面前的稽栢仍是那样,黑白分明的无辜的眼睛里,既有慌乱,又有不解。她好像用眼睛发出一声低低的叹息,鸦睫颤颤,仿佛怜悯。

    “我——”

    钱荨还是开口了。言辞辗转唇舌,却几乎说不下去。...


17 Jul 2017

为什么我嗑狗柯

一个柯吹


    和塔塔扯淡来着,翻了下高考前几天的日记,也是闲到没谁了。


    AlphaGo和柯洁之间,戳到我的还是“反差”吧可能。反差萌我还能嗑十年。但是狗柯这对cp的反差不是说是人物性格上的反差,而是一种角色(如果我说的是狗柯的话,那就是同人文,在这个层面上来说或许可以称双方为“角色”比较适合?)本身的一种向外投射的矛盾吧。惺惺相惜的情谊,生与时舛的痛苦坚决,人类的挫败,机器的迷惘,知其不可而为之,对围棋之神的向往,英才天纵奈何输天半子的落寞无奈,以及...

13 Jun 2017

我去年还写过这个……想了想也不怕丢脸,从子博搬过来好了。
耻。
17年希望学会开车,文明行驶。

许桓裸身坐在床边,两条腿放松了搁在地板上,嘴巴里头叼着根烟,火星明明暗暗闪烁个不停;他也不抽,仍那些灰白的烟灰生长。

叶卿大半个汗津津的身子都裸露着,趴在床单上,肚皮底下垫了个枕头。

他扭着脸去瞅许桓,口腔中突然苦涩,他明白自己这是烟瘾犯了。许桓这人糟蹋香烟。慢条斯理好似一点都不焦急,就像昨儿个夜里他慢条斯理地研磨进出,一声声低喘着在他耳朵边儿上臊他。他呢,脸埋在枕头里呜呜咽咽地说不出话。许桓也不恼,变本加厉似的放慢了动作,加大了力气,直逼得他崩溃了的眼泪直淌。这人才好像满意了一样,说,真好看。精瘦的腰杆一下...

 
29 Jan 2017
1 2 3 4
© 你安靜點 | Powered by LOFTER